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天津动态
新闻检索

各地热议 | 天津局长用“数据和事实”阐述环保如何“让发展的质量和效益更好”


2019-01-22
 

“2018年,深圳在保持7.5%的经济高增速下,PM2.5平均浓度26微克/立方米,是有监测以来最好数据。”

 

“2018年,安徽省在经济指标大幅前移的情况下,环境质量得到大幅度改善。”

 

“2018年,预计西藏地区生产总值突破1400亿元、增长10%左右,地级以上城市空气质量优良天数比率达到98.1%。”

 

……

 

在2019年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工作会议上,与会代表在讨论中纷纷亮出成绩单,展示各地通过生态环境保护不断推动高质量发展的丰硕成果。

 

各地的实践充分证明,加强生态环境治理成为新形势下经济发展的重要推动力,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与加强生态环境保护是相辅相成的。但是,在经济面临下行压力的形势下,坚持高质量发展需要解决许多新情况新问题,如何协同推进经济高质量发展和生态环境高水平保护,在高水平生态环境保护中推动高质量发展,成为亟待破解之题。

 

生态环境保护让发展的质量和效益更好

 

天津市生态环境局局长温武瑞和大家分享了刚刚获得通过的《天津市生态环境保护条例》。2019年1月18日,天津市十七届人大二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天津市生态环境保护条例》,自2019年3月1日起施行。

 

被外界评价为“制度实、措施实、标准严、制裁严”的《天津市生态环境保护条例》,将为天津市生态环境保护工作翻开崭新的一页。

 

温武瑞介绍了这样一组数据:2018年,天津市集中整治2.19万家“散乱污”企业、取缔56个工业园区,清洁化改造70万户散煤取暖、建设736平方公里的“双城间绿色屏障”……

 

评价过去一年的工作,温武瑞表示:“当前环境污染治理变得更为趋本,环境质量改善变得更为坚实。”2018年,全市PM2.5平均浓度52微克/立方米,同比下降16.1%,地表水国家考核断面水质优良比例达到40%,近岸海域水质优良比例达到45%。

 

来自深圳、安徽、西藏、湖北的厅局长同样都将讨论的重点聚焦在生态环境质量改善与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辩证关系上,以实践证明生态环境保护对于高质量发展的正向推进作用。

 

湖北省生态环境厅厅长吕文艳说,2018年,全省国家考核城市PM10、PM2.5年均浓度值分别为73微克/立方米、47微克/立方米,同比分别下降8.8%和9.6%,降幅超过全国均值。空气质量优良天数比率是76.7%,同比增加0.6个百分点。从各项指标的监测数据来看,这场战役首战告捷。

 

“实践证明,生态环境保护在推进经济高质量发展过程中,增加了经济发展的含金量!”吕文艳说。

 

在西藏的经济发展过程中,生态环境保护对于高质量发展的导向作用更加突出。西藏自治区生态环境厅厅长罗杰说,以生态为前提,合理规划产业布局。2018年,预计全区地区生产总值突破1400亿元,同比增长10%左右,地级以上城市空气质量优良天数比率为98.1%。

 

在安徽,生态环境保护推动经济发展的正向作用凸显。安徽省生态环境厅厅长徐恒秋说“:就安徽而言,在经济指标排名大幅前移的情况下,我们的环境指标得到大幅度改善,这本身就是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标志。”

 

她向与会代表列举了一个例子:“将小水泥、小采石等一些违法企业关停,结果那些大的水泥厂、规范的采石场效益都翻倍了,这就说明了生态环境保护促进了高质量的经济发展。”

 

在深圳,2018年生产总值突破2.4万亿元,同比增长约7.5%,经济总量居亚洲城市前五。深圳市人居环境委员会主任刘初汉说,2018年,深圳的PM2.5年平均浓度是26微克/立方米,擦亮“深圳蓝”,是有监测以来最好数据,臭氧近5年来也首次实现下降。

 

一份份成绩单背后,诠释的是新发展理念已经成为高质量发展的指挥棒,生态环境保护正成为经济发展的重要推动力。

 

一位市长的话让山东省生态环境厅厅长王安德印象很深:“原来讲城市精细化管理,总觉得没有抓手。现在看来,抓PM2.5治理,就是很好的抓手。”

 

在经济下行的压力下,更要在“危”中寻“机”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环境保护工作在力度、广度和深度上达到改革开放以来的峰值,解决了许多长期想解决而没有解决的环境难题,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效。

 

如何看待当前生态环境建设面临的形势?与会代表认为,一方面,当前正处于压力叠加、负重前行的关键期,进入提供更多优质生态产品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优美生态环境需要的攻坚期,到了有条件有能力解决生态环境突出问题的窗口期;另一方面,经济下行压力有所加大,部分企业经营困难增多,由环境规制带来的环境成本内部化与企业经营压力相互交织。

 

温武瑞说,在思想认识方面,“环保影响经济”的论调在部分领导干部中尤其是管经济、管工业的部门领导、基层领导中,仍不乏市场。面临较大的经济下行压力,个别领导干部思想摇摆、劲头松动的问题,有抬头趋势。

 

在经济面临下行压力的形势下,生态环境保护面临着更大压力。江苏省生态环境厅厅长王天琦对此感触颇深:“江苏作为经济大省,在经济下行的大趋势下,生态环保面临着很大压力。”

 

那么,当下如何以更加科学的手段处理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的关系,做好现阶段的生态环境保护工作?

 

“我们要坚持发扬自我革命精神,坚定决心不动摇,认准方向不偏离,坚守阵地,不丢一寸,打出我们生态环保人铁的信念。”温武瑞说。

 

浙江省生态环境厅副厅长虞选凌说,经济下行的背景下,必须将严格的监管和优质的服务结合起来,让地方党委政府、企业满意我们的工作。浙江生态环境厅所有厅级领导全部下沉至基层,了解项目审批等方面的需求,优化服务,促进高质量发展。

 

站在新的历史起点,在生态环境和经济不断融合过程中,如何平衡二者的关系,是考验治理现代化能力的重要试金石。广东省生态环境厅厅长鲁修禄表示,在经济下行的背景下,既要落实整改又要做好服务,有些基层避重就轻、一关了之,这是不可取的。这样带来的环境达标假象,非但不能从根本上解决环境污染问题,反而挫伤了企业参与环境治理的积极性,也给正常的环境执法行动带来了负面影响。

 

在讨论中,与会代表一致表示,在新的经济发展周期下,生态环境系统必须保持政治坚定、整改有力、服务优良。要重新审视生态环保与经济发展的关系,经济发展需要向投入要收益,而生态环保是为了促进经济的高质量发展、提高人民的生活福祉,其自身的经济性同样需要关注、支持。

 

来源:中国环境报

作者:刘晓星 文雯 童克难 吕望舒 鲁昕 李玲玉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当前位置
脚注栏目
脚注信息
Copyright © 2011-2012 天津环境 天津市环境保护宣传教育中心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迈卡视觉 津ICP备11008133号